〔重要分享〕在充滿偏見的教育下

【聯合報╱廖玉蕙】

我們常會在不知不覺中形塑出集體的偏見,譬如:「學生的要務就是讀書,不要貪玩。」而所謂的「貪玩」可能是在球場上騁馳、或著迷於下棋、組織樂團、看連環漫畫……凡是跟文字書本無關的活動,都被歸類為不正經的活動;這叫「貴書本、輕人生」的偏見。

哈雷彗星出現的那年,朋友L的兒子去學校請假要到南部去看彗星,學校老師說:「都要聯考了,還請假去看什麼彗星!要請假,讓家長來。」L到學校去,跟老師說:「彗星七十六年才來一次,聯考年年都舉行。今年考不好,還有明年。」老師被氣得吹鬍子瞪眼睛。

我兒子上國中時,段考前一天黃昏,在學校操場打籃球,竟被導師扭送教員休息室罰站,回家委屈哭訴,不知錯在哪裡。老師隨即電話告狀:「要段考了,居然還在操場打球!你知道這時候還在打球的都是怎樣的孩子嗎?」當我向他致歉並表示其錯在我,是我要他以平常心對待的,老師當下負氣地回說:「既然如此,那以後我就不再管你兒子囉!」在考試的壓力下,書本成為學生的緊箍咒,家長擔心一旦緊箍咒鬆了,孩子就會像孫悟空一樣,翻出學測的藩籬外。考試到了,百事盡皆可廢。

其次,我常在有關閱讀的演講中被問到:「我的孩子只喜歡看繪本和漫畫,不喜歡看文字,怎麼辦?有什麼方法可以讓她的閱讀由圖像『進化』到文字?」他用「進化」二字,充分顯示心目中對圖像價值的鄙視!然而,屬於圖像的年代也許真的來臨了,大人們可能得先解放腦裡「文字優於圖像」的成見,讓二者的價值並列齊驅。

我曾建議聽眾,何妨讓孩子由喜歡的繪本和漫畫入手,由少至多逐漸進入文字的世界。一位聽眾幾近絕望地坦言:「我兒子看漫畫書從來不必借助旁邊的文字!」我大為嘆服,提醒他,那樣的兒子顯然對圖像的領略別具天分,將來也許會成為重要的圖像工作者亦未可知!其實,他最該憂心的是色情、暴力的劣質漫畫充斥才是,若是優質漫畫會有什麼問題!何況深層的圖像解讀能力也並非人人可得,跟文字解讀能力同樣是可貴的資產。漫畫不可怕,如今正在中正紀念堂展出的手塚治蟲,創造四五○部、十五萬頁充滿人道精神的漫畫,誰敢小看他的成就!而活在當下,誰又能漠視國際書展中,動漫館裡大排長龍的空前盛況。

語文教育也常走偏鋒—重視讀和寫、忽略聽和說,很少給孩子發言討論的機會,一逕要求他們閱讀之後必須勤寫學習單。學生厭煩之餘,索性連書都不肯讀了。我曾看到文學獎比賽奪魁的學生代表得獎者致詞,站在台上支支吾吾,滿嘴「然後」、「對」……語焉不詳的狀況和文字所虛構的精采絕倫成了荒謬的對照,簡直讓人無法置信。

總之,最重要的生活體驗被記誦之學取代,世界將窄得只剩書本和電腦;對動漫、影像的輕蔑,在圖像當道的時代,將淪為落後人種;而進入社會後,遠比讀、寫更重要的聽和說又缺乏訓練,只能在虛構的網路或沉默的文字世界裡流連,勢將成為名副其實的宅男、宅女,人際溝通勢必成為大問題!總而言之,以目前的情況看來,幾乎只要學測不考的,都不在家長及學生的關心之列,當然也包括生活教育、品德涵養。

教育的目的,應該是讓生活更容易,可是如今扭曲變形得厲害;將來等到所有求學時的考試都圓滿結束後,工作、交友甚至最簡單的親人溝通……等進入社會後的種種考驗要期待及格,恐怕就難上加難了。

(作者為國立台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系教授)

【2011/08/31 聯合報】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cshch99 的頭像
ccshch99

臺北市立中正高級中學國文科部落格

ccshch9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